EN 繁體 网络办公系统 集团网站群

致敬党员榜样 汲取奋进力量——聆听中储98岁老党员的入党故事

来源:中国储运 发布时间:2021年06月25日

  风雨百年路,奋斗铸辉煌。中国共产党实现民族解放、民族复兴的伟大实践由一代代共产党人托起,平凡孕育伟大,大家身边的一个个共产党员塑造起中国共产党的时代英雄群像。

  中国储运上海地区的老领导——离休支部书记许震石同志便是大家身边的老党员。许老今年98岁,1940年入党,党龄81年,见证了近百年来中国从弱小到强大的沧桑巨变。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,许老亲笔写就《我的入党故事》,以自己入党前后的亲身经历,讲述了一代老党员为民族解放和复兴而奋斗的感人事迹,来激励和鼓舞中储全体党员和广大青年继续奋勇争先、冲锋在前,为实现“十四五”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而奋斗。

  OA1-

  在文中,许震石感慨道:“是党带领大家全家走上康庄大道。”及至1949年5月上海解放,他被委以重任,陈毅亲自任命其为上海铁路局助理军事代表。1963年8月20日,国家物资管理总局上海储运企业正式成立,许震石调任上海储运企业领导职务直至1983年12月离休。离休后他老骥伏枥,仍担任离休支部书记,以98岁高龄继续活跃在企业的党建工作实践中。日前,中储股份上海地区领导专程上门为许震石颁发“光荣在党50年”纪念章。这枚纪念章,是坚定信念跟党走的直观写照,更加是对老党员坚守政治信念、砥砺党性本色、筑牢理想追求的高度认可。

  日前,由《解放日报》主办的“我的入党故事”主题征文活动收录了许老撰写的《我的入党故事》。文章刊载于2021年6月22日《解放日报》第一版,并由“上观资讯”APP 和Tencent网转载。

  

  党带领我家走上康庄大道

  许震石

  OA2-

  我出生在1923年,由于世道混乱,家里在南京经营的杂货店常常被地痞流氓骚扰,1929年左右,只得举家迁至江北清净庵镇。

  我刚进庵堂小学没多久,土匪抢劫了我家,父亲被惊吓致病离世。这时我7岁,大妹妹4岁,小妹妹才1岁,靠母亲种一个小菜园度日。母亲外出就把大家锁在屋里。后迁至来安县城青龙街的草房,我就读东门小学。

  来安县草房不少,要饭的也多,荒年、瘟疫、蝗灾、鸦片烟、土匪……民不聊生。1937年日本鬼子大举侵略,烧杀奸淫掳掠;全国人民奋起抗战,一寸山河一寸血。 我因小学成绩第一名,家里供我读滁州八中。但因时局动荡,滁州即将沦陷,我不得不辍学。

  OA22-

  没有书读,也没有地方挣钱,我只好逃避乡下。几番进城出城,颠沛流离间,祖母贫病交加,60多岁就去世了。当时,城里有了汉奸维持会,强令挂日本旗,一些人只好挂旗买安,只见街上一片膏药旗,中国人进出城还要向日岗鞠躬。在鬼子铁蹄下,我家房子也被烧毁,全家无栖居之所,只好寄人篱下。

  此时,恰逢原滁州八中教务长自任校长、成立来安中学,我又重回校园。校园里,我遇到了有大学学历的3名共产党教员,教习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发展学。他们在课上谈先进思想,课下也常常照顾我,多次接触后,我懂得了共产党是为劳苦大众,为国为民,也认识到只有跟着共产党,走抗日革命的道路,才能赶走敌人,翻身解放,实现民富国强,让大众过上好日子。觉悟提高后,他们先容我入了党。

  1940年4月,我成为一名正式党员后,我离开学校,被派到边缘游击区活动,主要向当地人民进行宣传。6月,来安战报社成立了,我被聘为编辑,还负责政工队和县联抗的宣传工作。9月成立农民自卫军训练班,我任教员,主要进行阶级教育和抗日教育。年后2月,又调我开辟淮宝新区,此后又到了淮北艰苦地区……时势多变,调动频繁,一声令下,我打起背包就走。十七八岁的我,在这些岗位上,接受党的教育,向人民群众学习,在实践中锻炼成长。

  1943年,为做敌伪工作,我冒险去见固镇会见敌伪团长兼区长。当时,我是淮北贸易办事处副主任,敌伪要用洋布换大家的粮食,而大家缺少布料做冬季军衣。本来是先交布后交粮的生意,可他们要我去看看洋布品质,很是奇怪。去还是不去?我展开了激烈的思想斗争。不入虎穴、焉得虎子,我决心去探个究竟,若有危险,最坏也就牺牲我一个人。此次交易,我劝说敌伪团长认清形势。大家因此换了很多布料。

  1946年9月,国民党军几十万部队大举进攻,要在3-5个月内消灭大家。当时我刚撤出泗州,又奉命同几个人拿着几条枪返回敌后打游击。游击战非常艰苦,没得吃、没得穿,大家拼命去抢夺敌人的衣食枪弹,扩大队伍,以求生存。真是巧,一天夜间大家找到了地方游击队,后随军行动,一点刀枪,牵制了敌人很多兵力。

  济南解放后,上级给了我两个选择:一是留在当地,二是南下。我带着家人选择了南下。1949年5月,上海解放,我进入上海,被陈毅任命为上海铁路局的助理军事代表。

  十几年来,我几次经历了生命危险,但都幸存下来。我两个妹妹和我母亲在1940年前后也参加了革命,大家成了革命之家。可以说,是党带领大家全家走上康庄大道,党组织还让我读了北京的大学,大家永不忘党恩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